当前位置:首页 > 宣传教育 > 军事知识 >

心理战——第四种战争

时间:2015-05-22   来源: 作者:   字体显示: 默认    阅读:
人们在战争中对心理因素的利用具有悠久而古老的历史。如果溯根求源,历史上一些杰出的军事家早在公元前就已经认识到了心理因素的重要性并在战争实践中进行了充分的运用。尽管古人没有创造和使用“心理战”这个概念,但不论是在中国还是在西方,“心理战”的历史都同战争这个事物一样古老而悠久。经过漫长的战争实践和系统发展,心理战也越来越受到世界各国的高度重视和广泛运用。
        心理战作为一种特殊的作战形式,其本身的发展和运用,是同一个国家特殊的经济和政治制度、军事战略,以及历史传统等因素的影响分不开的,在运用中也受战争本身性质的制约。因此,不同国家在对心理战性质的理解和认识上,在实施心理战的原则和方法上,同样存在这样那样的区别。但是,心理战又有其自身的固有规律和普遍特点,这也是各国对心理战理论的共同认识。我们认为,随着现代心理战的发展,心理战无论在本质上还是在目的和手段上都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从性质上看,心理战是直接针对人的意识领域的作战行动。人是战争的决定因素,而人的行为既受到客观世界的影响和制约,也是受到主观意识控制和作用的。马克思认为,意识是物质的产物,但不是物质本身。意识是物质世界在人脑中的主观映像。列宁认为,人的意识不仅反映客观世界,并且创造客观世界。意识是由各种反映形式共同组成的完整体系,它包括感觉、知觉、表象等感性认识和概念、判断、推理等理性认识。从意识的具体内容来看,意识是知、情、意三者的统一。“知”是指知识,是人类对世界一种真理性的追求,它与认识的内涵是统一的;“情”是指情感,是人类对客观事物的感受和评价,表现为热爱、仇恨、向往、恐惧、遗憾以及对自身喜、怒、哀、乐等心理的体验活动;“意”是指意志,是人类自身追求某种目的和理想时,表现出来自我克制、毅力、信心和顽强不屈等的精神状态。
        心理战正是通过各种有计划的行动,通过作用于对手意识领域,从而影响其在战争中的行为,使之最终做出有利于我的行为。这包括在“知”的领域促使敌方做出错误的判断和决策,在“情”的领域使对手产生恐惧、害怕、急躁、慌乱或骄傲等不利于其顺利实施作战的精神状态;在“意”的领域促使对手丧失信心、放弃抵抗,实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企图。因此,心理战强调的是对人的思想、理智、情感的打击,而不是针对人的肉体和武器装备,它着眼于思想上、精神上、心理上的征服而不是物质上的毁灭,这是心理战的根本性质。这一根本性质,不仅规定了心理战具有自己独特的斗争武器以及实施的原则和方法,也从根本上规定了心理战所具有的独特的地位。
        ●从层次上看,心理战涉及国家战略、军事战略,以及战役、战术等各个层次的行动。心理战斗争也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发展过程,从最初战场的斗争逐步发展到战略领域,直至国家或国家集团之间均在战争中互相运用心理战。在国家战略领域,心理战是指带有全局性的,以利于实现大范围的或长远的目的的心理战。战略性心理战,既可在平时进行,也可在战时进行,是国家大战略和军事战略计划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战略性心理战,通常由国家统帅当局负责指导实施,其主要任务是:充分利用作战对象国的政治上、经济上、军事上、社会上、心理上的弱点,对其军队和居民以及整个社会舆论施加积极影响,以从总体上瓦解敌国军民的士气和精神斗志,激化其内部矛盾,制造不和或不满,煽动和激化敌对情绪,争取对己方的同情和支持,以及改变其思想观点和对战争的态度,阻退其发动战争或投入目前的战斗等等。战略性心理战的目的是广泛的和长久的,因而不能只顾局部不顾全局,只顾眼前不顾将来,在策略上要有持久作战的思想准备。
        战役、战术领域的心理战,一般是指为达成局部或当前目的而实施的心理战。其主要目标是针对具体的敌军军队或一定战区内的居民。战役、战术心理战主要由战区内的战役、战术指挥官员负责指导实施。主要任务是采取战术或技术的方法破坏敌人的心理活动过程,使其产生惊慌、混乱、怀疑、动摇等各种不良的心理现象,从而导致其行为随心理战实施者的意愿而改变。战役、战术心理战是作战中采取最多的心理作战方式。
        ●从方式上看,心理战包括宣传、威慑、欺骗、利诱、恐吓、谋略等多种手段和方式。人的意识领域是一个极其复杂的领域,人的意识时时刻刻受到各种复杂因素的影响,也是千变万化的。因此,针对人不同的思想、理智和情感,为了最大效益地达成不同的心理战目的,也要采取不同的心理战手段。这也导致人们对心理战手段的运用呈现出多样化的态势。如在战略领域通过宣传,展示综合实力(如核武器、先进的新武器等)进行威慑。在战役战术领域采取的各种诡诈手段迷惑敌人,诱敌中我圈套;以突然猛烈的作战行动震撼敌人,陷敌于“众恐”之中;进行战场喊话、散发传单,动摇敌人的作战信心;以各种灵活机动的作战活动袭扰敌人,使其极度疲劳和过度紧张;以新奇的战术手段或新式武器吓唬敌人,迫敌溃散逃跑或投降等等。
        ●从装备上看,心理战同样有各种各样独特的武器装备。由于心理战主要是作用于人的意识领域,而人所接受的是来自外界的信息,心理战实质上也是通过传送各种有目的的信息而实现心理战的目的。因此,如何把这些信息传送到既定心理战目标是实施心理战的关键。信息传递方式是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而不断发展的,因而专门用于心理战的武器装备也不断更新,并且日益高技术化。人类早期的战争,一般是通过散发传单、喊话器等实现心理战,现代战争已广泛使用广播、电视、互联网、电子战、飞机等各种先进的信息传播工具实施大范围、全纵深的心理战。
        ●从目的上看,改变既定目标的态度或行为是心理战的最终目的。在心理战中,很多时候心理战的目的并不是进行心理杀伤,而是改变既定目标的态度。比如通过劝导、说服、陈述、威慑、利诱、鼓动等手段,使心理战目标改变原有的认识和态度。人的认识和态度一旦改变,其行为往往也会相应的改变。通过对战争一方国家、领导人或军队、民众实施心理战,影响他们对战争的态度,甚至可最终促使其放弃战争,并接受另一方的意志。这就是孙子所说的,不战而屈人之兵。这也是战争的最高境界。通过对已方人员的鼓动,可以达成鼓舞士气、激励斗志的目的,从而顺利实现一定的目的。
        ●从特点上看,心理战具有其他作战方式所不具有的独特特点。首先,无论强弱,战争双方任何一方都可以运用心理战。历史上常有弱者战胜强者的事实,如革命阶级往往以少数击败多数,以政治声威和心理优势击溃对方强大的经济、军事优势。但历史事实也充分证明,较强的国家和军队比起较弱的国家和军队,总是能更多地运用心理战,这是它信心充足的一种表现。心理战作为一种斗争形式,每个国家、阶级、民族都可以运用它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当然,由于使用者代表的根本利益和要达到的根本目的不同,其采用的手段和方法也不尽相同,而心理战的效果最终要受到使用者的进步和反动、正义和非正义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其次,心理战的作用方式一般没有时间和空间限制。在时间方面,从宏观上讲,自从人类社会出现战争起,直至现代乃至今后相当长的时期内,心理战都已存在并将继续存在;从微观上讲,心理战在战争中无论何时都可以使用。在空间方面,只要心理战实施者所发送的信息能被心理战目标所接受,心理战就能够进行。随着信息技术的不断发展,信息传送者与信息接收者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短,信息传递的方式和速度均大大增加,一个人接收外来的信息越多,信息的内容越集中,同种类型的信息重复的次数越多,这个人对这些信息的反应就越深刻,外来信息改变这个人心理状态的可能性就越大。各种高技术武器威力大、精度高,作用的空间已涉及陆、海、空和外层空间,也无形之中扩大了心理战的空间。再次,心理战往往融合于其他作战样式,具有极大的渗透性。战争中有许多作战样式,而每一种作战样式都有其独特的特点和运用方式,但是心理战作为一种特殊的战争,始终存在于各种形态的战争中。也会自始至终存在于一场战争的全过程。心理战始终贯穿于血与火的战争之中,无论是全面战争、局部战争,还是一次突发的军事行动。可以说,有战争就有心理战,只要有人的活动就可能有心理战。
        心理战的重要性,许多杰出的军事理论家都有精彩的论述。我国古代著名军事家孙子有名言:不战而屈人之兵。克劳塞维茨认为精神要素是战略要素之一,他说:
         精神要素是战争中最重要的要素之一。精神要素贯穿于整个战争领域,它们同推动和引导整个物质力量的意志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仿佛融合成一体,因为意志本身也是一种精神要素。
        战略理论也不应该把精神要素排斥在外,因为物质力量的作用和精神力量的作用是完全融合在一起的,不可能像用化学方法分析合金那样把它们分开。
        列宁认为,在战争中最健全的战略,就是一直等到敌人在精神上已经涣散之后,再开始作战,如此只要一击就可以轻松地使敌人丧命。英国著名战略学家利德尔·哈特在《战略论》中深入浅出地分析道:
        “一个战略思想家,应该着眼于‘瘫痪’敌人,而不是如何从肉体上去消灭他们。就战争的较低阶段来说,在战斗中杀死一人,只不过使这支军队损失一个士兵而已;但是一个神经受到震撼的人,就可以成为恐怖病茵的传播媒体,足以造成一种恐怖现象。在战争的较高阶段,如果使对方的指挥官在心理上受到震撼,如果一个国家的政府在心理上受到压迫,那么这个政府所拥有的一切作战力量也有可能被抵消,这正如下述一种情况,两只手都麻木或瘫痪了,刀剑必然会从手掌中掉落下来。”
        经过人类战争无数次实践的证明,战争中的心理战,其重要的地位和关键的作用是毋庸置疑的。现代心理战作为一种专门的斗争手段越来越受到普遍重视,尤其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西方一些国家和军队对心理战的研究和运用逐渐广泛地开展起来,建立了专门的机构,研究心理战的理论,搜集心理战的情报,制订心理破坏的政策和方法,考察心理影响的效能,研制并改进心理战的技术器材等。20世纪50年代初,一些国家和军队又相继成立了心理战学校、心理战中心、心理战局和最高决策机构心理战委员会等。有些国家把心理战作为总体战的一个环节,与军事、政治、经济、外交和文化斗争紧密结合,交互运用。 

 

选自《散不尽的硝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