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宣传教育 > 军事知识 >

伊拉克战争与“网络中心战争”

时间:2015-04-08   来源: 作者:   字体显示: 默认    阅读:
 2000年以来,美军逐步加大了“网络中心战”的建设力度。美军联合部队司令部及各军种先后都进行了大量有关“网络中心战”的作战实验,一方面进一步验证了“网络中心战”思想,另一方面也有力地引导和推动了美国武装部队的转型。在近期的战争中,“网络中心战”的一些思想已开始运用于战场。2001年7月27日,美国国防部呈交国会的报告指出:
        “网络中心战”能提供一个共享知识和同步的环境,与全球信息栅格连接,并支持快速决定性作战,在给武装部队带来的好处方面拥有广阔的前景。虽然,目前还有许多工作要做,但我们认为我们正在干劲十足地朝正确的方向前进。”
        “虽然网络中心战本身目前还有待进一步发展,但它的许多概念正在被应用。例如,快速决定性作战正是当前我们正在进行一体化的概念,它利用网络中心战思想通过建立共享通用相关作战态势图,快速取得态势感知优势,同时实施联合交互计划和并采用创新方法来实现自适应联合指挥控制。”
        美军近期的几场战争初步体现了美军“网络中心战”的作战思想,展示了美军“网络中心战”建设的初步成果。在阿富汗战争中,“网络中心战”思想就有局部的体现,最典型的是美军消灭拉登副手阿提夫的作战行动。2001年11月中旬,l架“食肉动物(捕食者)”无人驾驶侦察机发现“基地”组织的领导人聚集在一所房屋内,这些人中有本拉登的副手阿提夫。侦察机随即将情报和图像专送到指挥部,指挥部立马下令F—18飞机对其发起攻击,当发现这些人企图逃跑后,又下令这架“食肉动物”侦察机对他们直接发射“狱火”式导弹。2001年12月初,美特种部队发现了塔利班的一个地下指挥所,随即借助于全球定位系统用激光“显示”出目标,通过便携电脑将其坐标经卫星通信系统直接传给设在沙特阿拉伯的空军基地。19分钟后,1架B—52轰炸机在目标上空盘旋并投下智能钻地炸弹,而敌人还毫无知觉。美军借助于这种不对称的作战力量,在不到2个月时间的拉网式清剿中基本上摧毁了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的各种地下掩体,走完了当年苏军lO年尚未走完的路程,在21世纪第一场战争中成了赢家。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说:“所有这些经验在美国未来的战略和军费预算中都将发挥重要的作用。”阿富汗战争中,美军对网络信息的运用已经到了相当高的程度。
        伊拉克战争也是如此,这场战争具有许多新的作战特点,其中许多特点可以说恰恰体现了美军未来“网络中心战”的一些特点。
        ●伊拉克战争中美军不得不打一场事先宣布的战争,虽然存在这一不利条件,但美英联军成功做到在行动上出人意料,因为它很快便开始海陆空三军的联合作战,而不是像所预言的那样开始多天的空袭。2003年3月20日前,美军在伊拉克境内的特种部队已开始采取行动,对战略性的地区实施突袭也证明了这一点。
        ●美军以侦察卫星、无人机等为主体,构成了完善的对伊拉克实施全维侦察的信息网络。战争中,美军通过空间侦察、通信卫星、间谍等,对伊拉克实施全天候侦察监视,并在战前借核查之名,多次使用空中间谍U—2高空侦察机,对伊全境进行军事侦察,并不间断地向后方指挥部发送实时的战场态势图像和重要情报,已经到了可以实时掌握伊军兵力部署情况的地步。中央司令部在战中通过卫星图像来评估每天双方进展情况,并向新闻媒体公布最新战果。
        ●GPS定位系统在伊拉克战争中,又一次大显神通。GPS系统网由24个卫星组成,它们部署在125000英里高的12小时轨道中,它可以准确地判定一个物体的经度、纬度和高度,并能够授时。美军为对伊军实施精确轰炸,减少平民伤亡,不得不依赖于全球定位系统(GPS)。GPS的信号可以用来对地面上的任何一个目标进行定位,导弹利用卫星的信号测绘出通向目标的路径。海湾战争中,美军空袭中只有10%的武器使用了全球定位系统,但是伊拉克战争中大量使用的炸弹和导弹都是依赖GPS精确制导的。美军希望在附带损伤降到最小,同时使对军事目标的打击效果达到最大。
        ●美军置伊拉克指挥系统于瘫痪,并通过精确的外科手术式打击遏制了其防空,并在很短的时间内赢得空中主动权,使伊拉克指挥只在部分地区成为可能。尤其是“斩首行动”更是依赖于对目标信息的精确掌握和精确传递,而这只有通过一体化的信息网络才能实现。
        ●美军在大规模行动中,使用现代军队网络的特点越来越突出。它将其密集得难以置信的侦察系统的结果,几乎毫不延迟地用于其反应迅捷的指挥系统,并转化为火力攻击。从识别一个战略目标到目标被击中的反应时间在阿富汗还需要几个小时,在伊拉克已下降到几分钟。
        在“沙漠风暴”行动中,美军即使通过侦察发现了机动导弹发射车,对它也束手无策,因为情报在指挥链中需要数小时或数天的传递,指挥官才能下达攻击命令,这样,伊军有充分的时间移动至别处并发动新一轮的进攻。伊拉克战争中,这一状况没有重演。美军能够在数分钟内侦查、识别并击毁伊军陆地机动装备。这一切都归功于数字技术。美军在计算处理能力与高速数据传输能力上取得长足进步,这使得美军能够获取“透明”且持续的战场态势图,并做出快速灵活的战场决策。
        战争正式爆发前,美军早期监视,使用监视卫星、U—2侦察机,以及“全球鹰”无人机所收集的数字图像与截取的雷达及无线电波可以协同识别防空掩体、政府建筑以及军事目标的确切位置,为空中打击做好铺垫。战争中,空中有人及无人侦察机不断的扫描空中与地面,将数据传至卡塔尔的指挥总部。空中预警机在战区上空搜索伊军导弹。同时,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搜索地面的移动车辆。“捕食者”无人机在美国部队上空盘旋,准备对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所发现的任何移动目标进行数字成像。坦克指挥官使用“态势感知”计算机向指挥所传送位置、油料以及弹药的数据,并通过接收指挥所传递回来的数据对附近车辆进行“敌我识别”。战机与轰炸机均载有1991年海湾战争中还不多见的激光制导/GPS制导炸弹或导弹。飞行员能够等待至最后一分钟才对炸弹或导弹进行指令编排,引导其打击目标。2003年3月20日,伊拉克2辆机动导弹发射车,在向科威特境内发射一枚“阿尔巴比—100”导弹后,不到半小时即被美国空军第332远征联队飞机击毁。
        ●美军拥有比以往更强大、更精确的攻击火力。从未达到过的精确度、效力和灵活度,被用于为不断寻求主动权的迅捷的移动地面部队提供支持。因此,美军自身损失数字保持在200人以下,伊拉克平民损失大约在2000人左右,远低于危言耸听的预言家的估计,也低于根据使用的2万多枚炸弹导弹所做的正常估计。为了摧毁伊拉克境内的许多地下掩体以及直接攻击萨达姆本人,战前美军试验了重约10吨的“重型爆炸弹”,专门生产了可穿透5.5米钢筋混凝土的AGM—86D巡航导弹。在第一轮空袭中,美军就投放了号称“炸弹之王”的GBU—28激光制导炸弹,它能穿透6米的钢筋混凝土和31米厚的土层,可攻击多层加固地下目标。2003年4月8日,美军向巴格达曼苏尔街区(据说萨达姆正在当地开会)投放了每枚重达1吨的炸弹。
        ●美军行动大胆、灵活,其中第3机械化步兵师的高速机动作战行动令俄罗斯、欧洲等世界各国甚至美国国内一些军事专家均感到震惊。
        尤其是伊拉克麦地那师的覆灭很引人注意,这也成为伊拉克战争中关键的一段小插曲。当时,美军在麦地那师和沙尘暴的阻挡下在卡尔巴拉似乎陷入了停滞,欧洲及俄罗斯媒体评论家在当时发表了不少幸灾乐祸的言辞。伊拉克人把沙尘暴看作对美军进行反击的最后机会。他们使用了麦地那师,随后另有2个师加入。当时美军在当地有两架无人驾驶“全球鹰”远程间谍飞机、2架有人驾驶JSTARS(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侦察机。美军观察到了所有调遣,对伊军进行了定位,并在数据加工系统和JSTARS机上人员的帮助下将它们压缩为精确武器使用的目标数据,配备Awacs系统(机载警报和控制系统)的飞机被调往该地,导弹对准目标。两天两夜后麦地那师全军覆没,其他两个师也损失了60%以上的战斗力。通往巴格达的道路畅通了,特别是它对伊拉克军队产生了震撼性的心理打击使得所有伊拉克军人都认识到了这一点:他们没有机会了。求生的愿望战胜了一切,卫队成员逃离。
        伊拉克战争再次表明,“信息探测—信息传递与指挥控制—精确打击”已成为现代战争的作战流程。其间,信息传递(传输和交换)起着中介作用。伴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通信时效日益提高,已由数分钟级向分钟级、秒级直至实时通信转变。借助于灵敏高效的数据网络将情报收集、指挥控制与通信、火力打击三大系统融为一体,实现了从侦察发现目标、形成作战指令到打击摧毁目标的极小时差,几乎接近实时化。伊拉克战争开始前,五角大楼的目标是能够在锁定目标后的10分钟内发射武器,实际上“从侦察到射击”几乎同步,因而可先机制敌,赢得胜利。从某种意义上说,伊拉克战争实质上是一场近似的“网络中心战”。


选自《散不尽的硝烟》